当前位置:杏色文学网首页 > 原创文学>正文

阿炳和阿木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01:18:03
点击: 8

"亲爱的,

我要走了,""你要去哪里?""去你的心里;"阿炳和阿木第一次相遇是在他们八岁的时候;阿木扎着个辫子,鱼缸里装了些水,小手里捧着一个小鱼缸。清透的水里面有两只一黑一白的小金鱼在欢快的游动着,阿木捧着鱼缸,像是两个小孩子在嬉闹,小心翼翼的迈着小步子,时不时停下来逗逗鱼缸里的小。

和她互动,

又开始在鱼缸里戏耍。

小金鱼们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善意?不约而同的用嘴去亲鱼缸,阿木咧开嘴;露出两颗小虎牙;"小金鱼,等阿木回去就给你们喂吃的;"小金鱼似乎听懂了她的话?欢快。

阿木发出咯咯的笑声,阿炳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,奋力朝身后追他的人扔过去,嘴里说了句。顺便在地上抓了一把小石子;"田启,我要告诉你妈你合着伙打我。""你敢,"田启是几个小孩中的"带头大哥"。怒目瞪着。

"阿炳说完,

阿炳一看情景。

嘴里叫着,

我的鱼缸,

"就敢,撒腿就往潮湿的巷子外跑去。伴随着阿木的哭声。顿时吓了一跳,刚跑出巷口就撞上了捧着鱼缸的阿木。哭的伤心欲绝,看了看坐在地上的阿木。一边哭,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掉,还一边在地上蹬腿,"呜呜,你赔我。你赔我小金鱼,"阿炳正想起来扶她,再一看,田启那群人已经快要追过来了,也顾不得那么多!对坐在地上大哭的阿:

这就是阿炳和阿木的相遇,

"你别哭了;我回头赔你一个就是了;住在华云公寓"说完,我叫阿炳,匆匆跑没影了,身后传来田启骂他的。

我当时真的特别特别伤心。

"后来你还跟你妈告状。可真有你的;你妈还找到我家了,"阿炳背靠铁栏杆,腾出一只手刮了下阿木的小鼻头,宠溺着说:谁让你撞碎我的鱼缸,还有可怜的小金鱼!"阿木说这话的。

还一脸难过的样子,童年相遇的那件事就发生在昨天一般。阿炳抱住她。你看看你,咱不生气了,多可爱的一张脸,生起气来就跟个老太婆一样。你居然敢说我是老太婆,""什么?你居然把我比喻成老。

""额,

阿炳从小就不老实。

我错了,"阿炳和阿木两人之间其实从很早就开始彼此心生爱慕;亲爱的。虽然从八岁那年相遇。到得知是邻居,但童年的他们更多的是认为对方是一个玩伴?上学要么翘课。要么和同学打架。要么和老师争吵;反正不给其父母。

阿炳又翘课了。

后排的同学看到了,

阿炳拉着她的手。

也没少挨父母的打。有一天。那一年他上小学四年级,猫着腰偷偷从教室的后门跑了出去,当时就跟老师告了状,阿炳的父母意料之中的再次被写习题,阿木狡黠一笑,小碎步的跑出教室,跑到学校大门口,鬼鬼祟祟的观察着看大门。

""你回家肯定又要挨骂了,

趁看门员一个不注意,牵着阿木的手。猫着腰跑了出去,"阿炳,你干嘛呢?怎么又翘课。"因为紧张和奔跑。阿木脸色潮红,气喘吁吁的说:"上课真没劲。你信不,""挨骂就挨骂。挨打我都不怕还会怕挨骂吗?"阿炳一脸不屑,"阿木看。

""去哪里?

"那我们现在去哪里?阿炳眼珠一转说:"跟我来,""我听说学校后山有很多蟋蟀,咱们去抓,看看有没有袋子什?

据阿炳的说法是"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,

两人静静的"埋伏"在草堆里,

两人老老实实的蹲在草地上,

风吹过耳边,

"他一边走一边扫视。到了后山,等蟋蟀发出声音我们就知道它们在哪里了?"阿木有时候听钦佩阿炳的。主要是他总是能找到好玩的事情!胆子也大,还懂得很多,呜呜的,等了好一会儿!哪里有什么蟋蟀的声音?这四周除了风声就是学生们传来的朗。

继而她突然惊叫一声,

"阿炳双手胡乱的摸着阿木的身体,

阿炳我会不会死啊!

阿木正打算站起来回去的时候,脚上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?阿炳反应很快,"阿木,转头看到一条小花蛇从草里游走,它咬你哪里了?显得很焦急。"它咬我脚了,好疼啊阿炳;"阿木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快要哭出来了,你哭了就会被老师发现了,"你。

你不会死的,有我呢?果然看到脚踝处有两个红点,"阿炳脱掉她的鞋子和袜子,他也没说话,抱起阿木嫩白的小脚到自己的眼前,有星星血液渗出,学着电视上那些人,对准伤口就吸了上去。混合着丝丝血液的口水被阿炳吐在草地上。怎么也掉不到土地上去,粘在了一颗小。

眼泪从眼角流出,

马上就不疼了,

阿木闭着眼。咬着嘴唇,阿炳看到她痛苦的样子。更加卖力的吸着伤口,"阿木。同时安慰道:"只见阿木仍没有睁开眼。你忍着点;点。

嘴唇紧闭,

从鼻腔里轻轻吐出一个"嗯"字。阿炳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;灵机一动,怪叫一声,阿木果然睁开眼,看到他一脸痛苦的表情。忙问他怎么了?阿炳像是被蛇毒攻心;快要死了的样子。发出赫赫的声音。掐着自己的喉咙,阿木一下子急了,一个劲儿的问阿炳怎么了怎?

阿炳突然开口说:你这脚几天没洗脚是不是:臭死我了,"说完,还故作呕吐状,你个混蛋,"她一时竟被他气的说不出。

露出邪邪的笑容,

"都怪你,

要不是你翘课,

"好哇!竟然说脏话,信不信我回去告诉你你妈去,"阿炳像是抓住了她的把柄一样。""没事啦!放心吧!我怎么会被蛇咬?我妈说花蛇没毒的。""真?

"当然是真的,

看来蟋蟀是抓不了了,

"阿木手肘支在栏杆上。

就是疼一会儿啦!"这才是阿木担心的问题,听大人们说起过。以前有个人被蛇咬了后来死掉了。"阿炳叹了口气!"我一直有个问题,你小时候经常翘课,怎么学习成绩还是那么好呢?望着马路对面,一大群人拼命的挤上公交车,"因为我聪明呗,""去,""你个小笨蛋。一点都不。

从初中开始成绩就一直下滑。

要不是我帮着你点。你还不知道会被你爸妈教训多少次呢?"阿炳似有心事,""那我小学的时候成绩可比你好!沉默着,"怎么了?""没什么?阿木转过头。

""嗨,

别担心我啦!

我不是在治疗嘛;

好在在发生生理病变之前做了治疗。

我想到了你上了初中成绩就下滑的原因;没什么的?"阿炳注视着阿木,双眼微微泛红,他将她拥在怀里,阿木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,直到有一天,阿木病发了;在。

便将她抱在怀里。

想要恶搞下阿木;

那晚两人商量着一起看恐怖片;阿炳并不知道阿木有这个病,房子里所有灯全部关掉,两人坐在沙发上,阿炳见阿木情绪有些紧张;虽然他们同龄。但阿炳一直像个大哥哥一样关照着阿木,虽然有时候会故意气气她,只是佯装生气。但她并不在意,之后他突然心血。

阿炳主动承认错误。

于是谎称上厕所。在电影的恐怖气氛将要达到高潮点的时候,阿炳突然出现。大叫一声,将阿木吓昏了过去,这事被双方父母知道:两家人在很早就成为"亲家",阿木的父母并没有责怪。

其关系比一般直系亲属的关系还要好!

给他们定了娃娃亲。

双方父母都很满意彼此的孩子,瞒着两个孩子。阿炳站在父母的身后。脸被泪水打湿。在这个逼仄的缝隙里。一边流泪一边透过父母身体与身体之间的间隙看向阿木。阿木的面色苍白无力,像他吃过的饺子皮那么白!他们1。

那一年,从那以后,阿木一直都会定期接受治疗和检查;也是从那以后,阿炳从未对阿木发过脾气,在她面前。他一直都是温润轻语的。甚至欺负阿木;他更容不得别人对阿木大吼大叫?上初二时。数学老师让做习题并且要现场抽查。很不幸。阿木被抽查到;习题做错了,老师拿出直尺让阿木伸。

阿炳看见了。眼珠子差点瞪出来,"报告;我肚子疼,大叫道:""你哪儿那么多事儿?这个班就你最混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!

"老师用拿着手的直尺在空中指着他,就在教室门口偷偷观察,阿炳出了教室。"你说你;看起来那么好的一个人儿!""肯定跟阿炳那个混小子学坏了,怎么学习成绩就那!

说的就是你。

还有你;

"看到直尺就要打在阿木手上,

这个混小子,平时不好好学习!好同学都让他给带坏了,在班级拉帮结派,"底下有学生发出窃窃的笑声,现在呢?看看你以前的成绩多好!不争气。"黄老师拿着直尺的手在空中指指点点,教育一番后;对阿木说:"手伸。

叫我带个信儿,

""嗯,

"黄老师"啪"的一下:

他出现在门口,"黄老师。教导主任让你过去一下:""啥,"黄老师一脸懵逼的说:我正要去上厕所。碰到他了,我知道了;"但黄老师并没有要去的意思;阿炳又叫道:教导处人好像很急的样子?走到门口;将直尺扔在了讲。

个个都对阿炳竖起大拇指,

边走边说:

厉色的瞪了一眼阿炳。然后大背着手急促的出了教室,同学们发出欢呼的声音;阿炳拉着阿木跑出了教室。"怎么又翘课啊?又要挨批评了,被黄老师知道了。"阿木被阿炳牵。

躲过这节课就行了;

难不成你想被打手板吗?

"刚入高一那会儿,

管他那么多干嘛!"那个四眼天鸡。到一个新的班集体,有那么几个初中的同学和自己同班!阿炳和阿木自然也是在一个班里,班里有个刺头。看谁好像都不顺眼?身后常常跟着一两个"小弟",有一次,阿木抱着书本去后座找阿炳问问题。他当时正在写作业。不巧将那个刺头的手肘碰:

嘿嘿笑道:

怒目瞪着阿木,阿木连连道歉,刺头啪的一下重重的将笔按在桌上,但刺头似乎并没有想要绕过她的意思?反而从愤怒转为一脸玩味的表情,"做我女朋友,我就放过你,"他摸着下巴,"阿木不打算和他纠缠下去;路被刺头拦住,"我说阿木同学,哥好歹也是班里的。

你就这么不给哥面子,

"她望向阿炳的位置想要去求救!

阿木对阿炳说:

威风八面的。

""偏不,你能咋地。""你走开,看到阿炳朝这里走过来,目光所及,手里拿着本书,"你当时朝我走过来的时候,真的是帅呆了,""咋地。让你他妈的咋地。一个劲儿的敲着刺头的头;刺头被打了个措手。

在三班。

听到没,

以后再欺负她,

"阿炳将书本卷成圆筒;捂着头,"老大,蹲在地上。老子最大,告诉你,老子废了你信不。"后来似乎用书本打着不。

阿炳直接改用脚踹了,刺头被打的鼻青脸肿的;经常跟在他身后的小弟。一声不吭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。"认真"的写着作业。时而瞟过去看一眼,正巧撞见阿炳凶神恶煞的。

立马就缩了回去,在高中期间,没少挨打。和同学打架,阿炳为了保护阿木,替阿木受罚;阿炳很快就为阿木建立了地位,而他自己。成为了三班的"老大";同学们对阿木的态度好了很多!像个怂逼。

""干啥。

"算你小子识相;

特别是刺头,见了阿炳就嘻嘻哈哈的笑着,"阿炳老大,来来来;""你看,欠揍是吧!"刺头挤眉弄眼的拿出一。

高中快毕业,

有前途,"阿炳收起香烟。像个长辈一样拍了拍刺头的肩头,但阿木的病又复发了,面临。

每一个人都在准备紧张的高考,

"阿炳站在病房里。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;"怪我。我没提醒她按时吃药;"马上毕业了,虽然阿炳平时比较贪玩。阿炳和阿木也不例外;但在重大的事情面前;他便会收敛起自己的玩心,郑重对待;在忙碌中阿炳和阿木两人都忘记了这事儿。也。

虽然长期靠着药物来维持,

若在后期遇到惊吓;

加之面临高考的压力,导致阿木病情复发;医生告诉他们,可不能再让她复发了,那意思他们都明白,但治标不治本,情绪紧张,压力过大。以及食物等因素都有可能导致病情。

"不会的,

很快便到了两人结婚的日子,

"你知道吗?你那次复发真的把我吓死了。还以为你醒不过来;"阿炳抱住阿木说:"阿木轻轻拍着他的背,日子一天天过去,阿炳跟着司机去接亲,阿木化了精致的妆容,穿着白色的。

这一天我不知道等了多久了,

坐在阿炳腿上;"哎呀呀!咱两终于真正的在一起了,"阿炳环抱着她的小腹,"傻子,咱两就没分开过呢?""对对对。从没分开过。以前没有,以后也不会分开,"阿炳开玩笑的转移话题;你最近没少吃肉吧!"话说:"阿木。

"随后,

每当阿炳开一些不着边的玩笑。

"长了不少肉啊!阿炳"惨绝人寰"的哀嚎声在车里响彻开来,这一招是阿木的惯用伎俩,她都会揪着阿炳大腿上的肉。完事儿后;"傻子,又很心疼:

继续说:

"特别疼你,

阿炳每天陪着她。

而且他还告诉我,

他们医院引进了一批新药,

疼不疼啊!""疼啊!特别疼,"顿了顿。"婚后;阿木的身板日渐脆弱,最后终究是支撑不住,住在了医院里。她流着泪,虚弱的对他说:"对不起。我不能看到你白发鬓鬓了;医生说了,""谁说的,现在心脏病很好治!

"阿炳握着阿木微凉的手,"阿炳微微低下头去;不去看她;眼泪肆无忌惮的从眼眶里流出来,那些童年的记忆那么清晰!自己可能要一个人面对这种回忆的伤痛,阿炳吸了吸鼻腔的泪,而在。

"好啊!等你出院了。我带你去抓蟋蟀。咱们去抓好多蟋蟀!我们挑个儿大的。我们来斗蟋蟀,把过程拍成视频,TA肯定会很开心的,以后给咱们孩子看。"他自顾的憧憬着,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,阿木别过。

医生告诉他们,

沉默的流泪,彼此都没有去安慰对方,这一刻,再多的安慰都是那么苍白无力!"你不会有事的。我不会让你有事的,更会打碎这一刻在彼此心中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!"阿炳将阿木的手,放在唇边。喃喃的说着,过了一个。

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!

"没别的办法可以治好吗?

阿木的母亲当时就晕在了走廊;阿炳听后,在哀叫中;一拳一拳的去打着洁白的墙壁,不一会儿白色的墙壁上染上了鲜红的血液;他单独找到医生,""药物只能维持,要治根就要。

""怎么会这么严重?难倒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""终末期心力衰竭;""那就移植啊!我出的起费用。""不是费用的问题。是没有器官,而且像心脏这种器官本身就极为稀缺。并不是所有人的心脏都能适合。

"第二天,

得需要良好健康的供体!而且只能是脑死亡人的心脏,阿炳给父母提议;让全家人都做个全面检查,看看身体有没有毛病。父母问起原因,他笑笑,"防着点不是很好嘛!"阿炳坐在阿木的。

"阿炳;

用手指轻抚她的额头。我给咱爸妈都做了个全面检查,他们的身体都很好!你放心;"阿木努力的牵起嘴角,眨了眨眼,""亲爱的,笑了笑,"公司最近业务比较忙。要在上海开分公司。派我去上海那边工作一段。

""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!我没事的;"阿炳亲吻着阿木的手,温暖的眼泪滴在她手上。"我不会离开你的,我一直都会陪着你。"我知。

阿炳的父母在阿木出院后,

阿炳父母说:

"回老家养老去,

"阿炳说:"心脏移植手术很成功;医院大力宣传这一成果。各种媒体大肆报道"XX市首例心脏移植手术完美成功",没人去注意阿木和阿炳以及他们的父母,便离开了这个城市,阿木问其原因,"没人去在意阿木的情绪。她正在满世界的寻找。

我在分公司,

没人接;发信息过去。好半天才回复过来,""你在哪里?""在你心里啊!""。

""你什么时候回来?

并说在一年前阿炳就辞职了,

上海这边,""可能还要一段时间;"一年过去。阿木仍没有等到阿炳归来,但期间仍会和自己信息联系,但被他拒绝,她提出要去上海找他,声称自己工作很忙,她去了会给自己添麻烦。又过去半年。阿炳还是没有回来?她去阿炳的公司,公司表明并未要在上海开设分公司的计划,之后一个男人找到阿木,并把自己的手机给。

阿木惊讶的长大了嘴。"你怎么会有我和阿炳的聊天记录?"阿炳告诉我。等你病情稳定后才告诉你。但现在这样,瞒不住你了。你去找阿炳的父母吧!"她找到其父母。阿炳的父母终于忍不住落泪,"父母哭着。

半年的时间,

"阿炳在哪里?在哪里?"他在你心里,"她有些激动。他一直都在你心里啊!"阿炳的母亲蹲在地上指着阿木;嚎啕大哭起来,阿木似乎想到了什么?连连后退。阿木才从阿炳的事情里走出来,她来到他们的。

一动不动,

趴在学校后面的草地里,侧耳聆听。耳边有风走过的声音。蟋蟀的叫声,阿炳你快看,一个前扑,"阿木寻声。

将蟋蟀放在透明的瓶子里。

"不一会儿阿木又捉了一只大蟋蟀,

一下子就抓到了一个大蟋蟀;在空中晃了晃。露出开心满意的笑容,等我再捉一只;咱们来斗蟋蟀,两只蟋蟀在瓶子里蹦跳着。你快看两只蟋蟀真的打起来了耶。""阿炳;你说哪只能胜利呀?"蟋蟀停止。

她将她们放出去,它们好像累了?我也有点累了,""阿炳你在吗?是不是还在睡懒觉,信不信我打你屁股,再过几年我们就可以真正的在一起了。"阿木声音变得低沉。

我好想你!你想我吗?你说的对,我们从未分开过,以前没有将来也不会分开,"她捂着胸口,一直不停的叫着阿炳的名字。对着风中自言。

相夫教子,

却落了一地,阿炳走后她一直这样跟阿炳说话,她怕阿炳孤独,偶尔会给他讲笑话,会规划他两的未来,给孩子取名,以后自己做个家庭主妇,阿炳以后就出去工作挣钱;她还规划了他两要去哪里旅游等等?她:

""我只是这么比喻,

不是她怕阿炳孤独;是她害怕自己孤独,害怕自己在这份痛心疾首的孤独中崩溃,直尺抬高,我好想去捉蟋蟀!想我了吗?阿炳是不是出。

关键词标签
我要说两句
热门推荐